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一剑朝天 > 第五百二十三章 入乡随俗
    对于从小在青山派长大的武青来说,青山派自然便是他的全部,而青山派所有的一切自然也是好的事情,谁要是敢说一下不好,那他肯定会拼命。

    虽然这种行为很极端,但是对于武青来说,这并不是什么不对的行为,他觉得很对!

    所以现在这么多人都在疯狂的诋毁他们青山派,这让他异常的不满,非常的生气,他恨不得直接把这些人全部都杀光,没错!就是全部杀光!他绝对不允许有人敢如此诋毁青山派。

    这一刻他直接捏碎了手中的两仪石,既然柳青武莫不能守卫青山派的名誉,那么他只能叫人过来维护青山派的名誉了!

    武青捏碎的两仪石是青山派的另外一名宗师给他的,就是那名八境宗师,武功!

    青山派的第二高手,一位早已成名的八境宗师,距离九境只差一步,只可惜这一步他已经差了很多年了,直到现在都没有办法跨过去。

    亦或者说他已经放弃了,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吧?

    所以他现在的重心全部都放在了青山派这三个字上,他想要让青山派崛起,那么手下的那帮弟子自然是他现在心头肉。

    他最看重的继承人就这么莫名其妙死在了一头蛟莽口中,这让他如何能忍?

    他心中早已发誓,即便是得罪整个西域,他都要将杀害武正的凶手找出来,定要将其粉身碎骨!

    管他是什么人?一个区区北境人竟然也敢来西域行凶,当真是欺他们青山派无人了?

    而如今,手上两仪石就这么碎了,这么说武青可能也遇到了危险?他可是青山派现如今的最佳继承人,身边还跟着一名七境宗师,如果连他都遇到了危险,这种情况他怎么还能坐在这里和面前这个红发老鬼喝茶?

    武功直接起身,冷漠的说道:“我要走了!”

    红发老人顿时愣了愣,“怎么一回事?我这新茶刚刚泡好,再喝几杯呀!别那么着急呀,这才喝了几天而已!这是干啥呀!”

    “虽然我不知道你们燚火门在这里起到了什么作用,但是如果被我发现有你们参与进来的痕迹,你就看着吧,燚火门的那几个有名的弟子,他们一个都跑不了!我肯定会想办法弄死他们的!”武功突然极为凶狠的说道。

    红发老人直接干叹了一口气,“火气这么大干嘛?如果真的有我们参与,我和你就不可能在这里好好喝茶了,我早就直接杀人灭口了,你觉得是不是?”

    这话顿时让武功极为不满的冷哼了一声,“红发老鬼,你真以为我怕你?你是不是想多了?”

    红发老人点了点头,丝毫不慌的说道:“难道不是吗?如果你不是知道你打不过我,你会在这里和我说话喝茶?现在我给你面子,所以我不和你打,等你要是连面子都不想要了,那我可就只能动手了!”

    武功哈哈冷笑了一声,“说说吧,到底是谁让你把我拉住的?等我空了,我会去找他的!这个仇我肯定会报回来的!”

    “你都这么说了,你觉得我还会把这个人说给你听吗?你这不是在做梦吗?”红发老人也是丝毫不慌。

    “好你个燚火门,我看你们是铁了心想要和我们青山派干一架了!”

    武功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极为的愤怒,已经有一种想要动手的冲动了。

    红发老人直接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然后站了起来,让人极为惊恐的是,老人的身材极为的壮硕高大,比武功高了何止一个脑袋。

    如此壮硕高大的一个老人,配上一头红发,再加上这个喜欢喝茶的习惯,当真是有点违和。

    尤其是和他这个长相当真是有点差别,红发老人,名为邢庄,一名九品武夫宗师,论实力,的确算的上是西域数一数二的存在,尤其是他这个年纪,算的上是西域年纪最大的那一辈了,除了妖兽,可能就找不到比他更大了。

    算起来,面前的武功也是他曾经看着长大的一类人了,只不过如今好像有点不尊老了!

    “我说你是真的铁心想和我好好打一架?”邢庄极为不屑的反问道。

    武功自然一点都不惧,直接强硬的反驳道:“来就来,打就打,怕你不成?”

    邢庄突然歪头回忆了起来,“上次我们动手的时候,你好像还只是七境,那天是不是你刚入七境,想要来找我练练手,顺便来找我炫耀一下自己的实力?如今你都已经到了八境这么多年了,所以你觉得你现在能和我好好扳扳手腕了?真的要打?你有这个实力吗?”

    言语中有着一丝极为不屑的语气,虽然说的是实话,但是这话的确让武功感到极为的不爽,顿时就极为的不满了起来,“谁规定的?打不过就不准打了?”

    邢庄伸了伸懒腰,点了点头,“说的好像也有道理,那我们就来练练吧!反正刚好喝茶喝的有点乏,起来刚好活动一下身体!”

    这一动,身上的骨头直接噼里啪啦的响了起来,甚至连身上的肌肉都不由自主的扭动了起来,看着格外的唬人。

    武功看着这一幕,直接整个人都是被吓了一跳,瞬间头皮发麻,眉头狂抖了起来。

    邢庄做完准备动作之后,直接笑着看向了武功,“小男孩!那就来耍耍吧?”

    这话一说完,邢庄往前踏了一步,独属于武夫的罡气瞬间四散爆了出来,四周所有的东西全部都灰飞烟灭,刚猛的气势直接将武功震的暴退了起来。

    武功眉头狂抖了起来,丝毫没想和这个老头纠缠,急忙大喊了一声,“死老头!要玩你自己去玩!懒得搭理你!”

    这话一说完,武功单手直接拿出了一张符,瞬间引燃,整个人就随着这张符缓缓消失了起来。

    邢庄直接呆在了原地,一脸茫然的看着空无一物的场景,实在是让他有点索然无味,发生和结束的都太快了吧?

    叹了一口气之后,邢庄极为无聊的恢复了原样,然后弯腰咳嗽了两下,然后双手背于身后,缓缓的开始挪步,只不过这一步瞬间就出现在了几十里开外,下一步,依然如此,整个人瞬间消失在了原处

    武功可没有这个功夫和这个疯狂的老头多纠缠,他现在就想着赶到武青的身边,所以他宁愿浪费一张极为昂贵的千里神行符,就为了摆脱这个疯狂的老头。

    武青捏碎了两仪石,说明他遇到了一些解决不了的事情,所以他一定要立马赶过去,现在青山派可就只有这么一个独苗了,可不能再出点幺蛾子了!

    不过他为什么会跑到日落炎山了?这个地方距离他现在的地方还是有点远的!赶过去可是要花费点事情!

    不过他也只能稍微埋怨了一下,然后就直接加速赶了过去。

    另一边的邢庄自然不知道武功跑到哪里去了,他这缩地成寸的功夫直接让来到了炎城的地界,直接出现在了沈琳的酒肆。

    突然出现了一个红发老头,彭勇吓得直接原地跳了起来,“我去!死老头!你是人是鬼!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想干嘛?”

    邢庄看了一眼彭勇,嘿嘿直笑,漏风的牙齿瞬间露了出来,指着彭勇的络腮胡,又指了指自己的胡子,然后格外亲切的问道:“同道中人,新人还是个新手?”

    “你才是个新手!看不出来吗?老头你应该是这里的常客吧?有什么问题直接提吧,我现在是这里的掌柜,一般的小问题我还是能帮你解决的!”彭勇直接豪气的说道。

    邢庄指了指里面的房间,“小朋友,今天就不劳烦你了,我找小琳!”

    听到小琳两个字,彭勇眼珠子都瞪大了起来,一脸惊讶的竖了竖大拇指,“老头,说话小心一点,这话要是被沈大人听到,指不定她会生气的!”

    邢庄哈哈一笑,直接没再理会彭勇,径直朝着里面走了进去。

    “小琳!爷爷来看你了!”

    彭勇听到这话的时候,整个人都是颤抖了一下,一脸惊讶的盯着邢庄,嘴巴支支吾吾了起来。

    一旁的小二在那里嗑着瓜子,然后极为不屑的笑了笑,“掌柜,今天你算是运气好,要是这个老人家发火了,我觉得你肯定活不到天黑!”

    这话一说,不就意味小二认识这个红发老人?彭勇极为深邃的眼睛直接盯向了小二,极为不善。

    小二被他盯着慌了起来,赶紧解释了起来,“不怪我,我以为你知道这是谁!你们聊天的时候,我总不能直接上前来插话提醒你吧?真不怪我!只能说怪你自己不靠谱,连这个人都不知道!”

    “这话到底是谁?”彭勇立马换了个眼神,小心询问道。

    “论远一点,这人就是燚火门的长老,年纪最大的那种,这个实力吗?少说也应该是九品大宗师了,地位你可以想的到了吧?论近的,刚刚那声爷爷听到了吗?那可是我们沈琳大人的爷爷,不过是不是亲的,我就不知道了,不然你觉得沈琳大人能在这里安稳的当着西域的话事人?指不定就有这位老人家在里面出力!”小二的话越说越小声,最后那几句话只能用蚊语的大小来形容。

    不过里面依然传来了一声颇为响亮的咳嗽声,这可把小二吓坏了,赶紧扔了瓜子,对着里面行了个礼。

    彭勇看的也是目瞪口呆,赶紧将小二提了起来,“臭小子,你说的是真的?”

    小二颇为不满的瞪了一眼彭勇,“骗你干嘛!再说下去,指不定那位老人家可就要把我给宰了!”

    说完直接从彭勇手中挣脱了出来,又抓了一把瓜子在那里咳了起来。

    彭勇脸色变得有点古怪,不停的回想着刚刚的那个老头,如果真的是小二所说的那样,那这个老头不就是西域传说中的那个老人了吗?活了四百多岁的那位?

    一想到这个,彭勇顿时整个人都是幽怨的叹了一口气。

    沈琳看到邢庄走了进来,然后

    颇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你怎么又来了?”

    听到言语中的嫌弃,邢庄也是无奈的苦笑了起来,“怎么?别人都能来,我就不能来了吗?我和我的孙女说说话都不行了吗?”说完直接掏出了一把灵晶精推了过去,“够不够?这些应该够你和我说半天了吧!”

    沈琳直接白眼一翻,直接将灵晶精推了回去,“我不要!”

    “这可是你们逍遥阁的规矩,怎么?你想违反不成?”邢庄直接露出了一副抓住把柄的样子,笑的极为的奸诈!

    “拿回去!”

    沈琳的声音一下子大了起来,直接吓得邢庄浑身都抖了一下,然后异常无奈的将灵晶精都收了起来,还幽怨的说了起来,“拿就拿吗,有话好好说就行了,干嘛发脾气”

    沈琳又被这话给气笑,“你今天干嘛来的?之前不是让你缠着武功吗?怎么?你放弃了?”

    这话一说完,沈琳脸色顿时一变,嗓门直接大了起来,“你在这里?你真的没拦住?这也太快了吧?”

    邢庄突然异常尴尬的咳了一声,“这不怪我,为了拦住他,我都已经打算和他动手了,但是那个小瘪三,突然用了一张什么符,一下子就从我面前消失了,我直接感受不到他的气息,找不到了!”

    沈琳眉头紧皱,颇为不爽的反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不久,也就小半柱香的时间吧,他一不见,我就过来和你说这个事情了,对了,外面那个络腮胡是谁?新来的?我怎么没见过?哪来的?人好不好相处?”邢庄的老毛病一下子就犯了,不停的啰嗦了起来。

    沈琳眉头紧皱,下意识的打起了手中的算盘,然后轻轻的盘算了起来。

    “你确定只有小半个时辰?”沈琳反问道。

    邢庄点了点头,“这点你爷爷我还是有数的,绝对就这么点时间而已!而且看样子,那个小瘪三应该是收到了两仪石的讯息,我是这么感觉到的!”

    “两仪石?”沈琳极为惊诧的嘀咕了一句。

    沉默了半响之后,沈琳直接大喊,“彭勇!进来!”

    站在外面还在后悔刚刚没有表现好的彭勇,突然听到了这么一声大喊,顿时就把他吓了一跳,赶紧冲了进去。

    “大人,你说!”

    沈琳直接询问道:“钱眼通的消息是什么时候传来的!”

    “应该有小半个时辰了吧。”彭勇赶紧回道。

    沈琳点了点头,然后直接挥手将彭勇赶了出去。

    彭勇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顺便还多看了一样邢庄。

    两人四目相对,一人恭敬谦卑,另一人则是审视。

    沈琳停顿了许久之后,突然缓缓开口说道:“这么看来,武功应该是朝着日落炎山赶去了,一个时辰之前,刚刚收到信,看到武青武莫柳青出现在了那里。”

    “哦?这帮小娃娃去哪里干嘛?”邢庄不解的反问道。

    “自然是因为吕安在那里,所以他们才去的!”沈琳直接白了他一眼。

    邢庄哦了一声,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这么说那小子是为了火精去的?这不是去找死吗?青山派的人也真的是脑子有病,不就是死了个弟子吗?搞出那么大动静,又不是个好东西,闹得那么大到时候被人看笑话!”

    “你别说人家,你们燚火门要是死了个辛火,我看你们闹不闹!”沈琳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邢庄立马一僵,但仍是嘴硬的说道:“辛火可是个好孩子,不偷不抢不争不惹事,老老实实的一个人,他要是被人杀了,那么肯定是对方的错,绝对不可能是因为辛火的问题!”

    “你这么想,武功自然也是这么想的!谁的孩子哪个不是掌上明珠?你就只会说别人!自己不也一样?说的个好听,指不定未来辛火就是了夺宝,直接被人杀了?到时候你会去报仇吗?”沈琳直接嗤笑道。

    邢庄直接犹豫了起来,开始咬牙吧唧嘴,沉默了许久,“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到时候发生了再说,反正这次的事情已经闹得够大了,不过事情的真相你还不往外说吗?这个武正可不是一个好东西,你不是说那人有色心,想要强抢女色,之后才被那个吕安报复,而且还不是被他杀得,是那头蛟莽杀得,那个小瘪三怎么不去找那条蛟莽报仇呢?”

    “你以为没有吗?那条蛟莽差点被扒皮抽筋,要不是最后关头直接躲入了岩浆底部,蛟莽直接就死了!”沈琳翻了翻白眼。

    “不是吧?真的这么拼命吗?这么狠的话,他们青山派未来可是要被妖兽所抵制了,一旦如此,青山派可是要倒大霉了!”邢庄突然嘀咕了一声。

    沈琳听到这话,顿时好奇的反问道:“这话是什么意思?抵制?哪种妖兽?怎么个抵制法?”

    “没什么没什么,我就是随口一说而已,你想想看,蛟莽好不容易成长到这一步,就差一步就能化身为蛟了,突然来了这么一出,虽然这是他命中注定的劫难,但即便是劫难也应该上天来劈它,差点被人剥皮抽筋,这个说出来可就有点不好听了,我们西域什么最多?妖兽最多!如果光论宗师的数量,妖兽的数量是我们人类的两倍不止,更何况还有无炎沙漠里面的那两只东西,它们要是都出来了,我们拿什么挡!”邢庄突然异常幽怨的说了好多话。

    沈琳听得糊里糊涂,十分不明白为什么要说这个?“你到底想说什么?这就是我们之前一直对它们很客气的原因吗?就因为它们比较强?”

    邢庄可能也是意识到自己好像说多了,赶紧打着哈哈说道:“没什么没什么,这个和你们没关系,我们还是先说那个老瘪三的事情吧!你说他要去日落炎山?”

    “嗯,青山派的人好像都在那里,八成是因为他们的人吃了点苦头吧。”说这话的时候,沈琳直接笑了起来。

    “你之前不是说他们来了两名宗师吗?这么叫吕安的小子这么厉害?六境能打两名宗师?”邢庄极为惊讶的反问道。

    沈琳摇头,“我曾经和你提过的一个人,他叫做洪燃,不知道你还记得吗?”

    “洪燃!记得记得,不就是我未来的孙女婿吗?这个我自然记得!”邢庄直接大笑了起来,笑的格外的开心,“这个小孩子我去见过,很好!非常好!不过就是年纪稍微小了点,好像比你少了几岁吧?”

    沈琳眉头瞬间暴起了青筋,“老不死的还想不想好好说了?”

    “好好好”邢庄立马认怂,赶紧选择闭嘴,老老实实了起来。

    “他去了北境,他在北境破境了!现在已经是宗师了!”沈琳淡淡说道。

    听到洪燃在北境破境入宗师,邢庄直接异常恼火了起来,直接破口大骂,“小王八蛋!他这是故意的吧?为什么跑到北境去破境!他在西域待了这么多年,这些气运不就浪费了吗?”

    “没浪费,他破境的时候,天地异象,武道两境同时入宗师。”沈琳平静的说道。

    一听到这个,邢庄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哦?还有这种好事情?天才呀天才,真的是天才!这种人才是我们西域真正的天才!他现在在哪里?我要收他为徒!这才是我应该收徒的对象,西域的未来就应该在这种身上!”

    沈琳直接白了他一眼,“洪燃到现在有两个师傅,这两个人不出意外应该都不是你能应付的人!”

    这话直接让邢庄不满了起来,“小丫头,两个都不是我能应付的人,你这话是不是有点过了?我就不相信世上有这么多人能让我应付不了!”

    沈琳伸出了一根手指,“洪燃还没来西域之前,他的师傅是匠城的吴解,也就是现在的北境第一人,九境九品双宗师,据说现在已经要跨入半圣了,关键这个人异常的年轻,未来绝对能成为天下最强之一,这个人,你觉得你能对付吗?”

    邢庄直接愣住了,然后默默的摇了摇头,这个人他自然是听说过,对于吴解的传奇性,他也是有了解,说实话,他和吴解比,的确是落雨一丝下风。

    随后沈琳直接伸出了第二根手指,“另外,洪燃是被别人带到西域的,也可以算是洪燃的第二个师傅,这个人你应该挺熟悉的,名为秦旭。”

    “什么玩意?秦旭?就是那个秦旭?”邢庄直接愤怒了起来。

    沈琳点了点头,“没错,就是那个府君秦旭!算的上是我们西域的一霸了吧?这个人你觉得你能对付吗?八成应该是对付不了吧,如果你能对付的话,我估计这个人早就被你拉下马了!”

    邢庄直接翻了翻白眼,露出了一副极为无奈的表情,“行行行,这个徒弟不收了!行了吧!听你这么一说,我好像的确是有点不够资格!”

    沈琳顿时露出了颇为好笑的表情,然后继续讲解道:“洪燃是吕安的师兄,吕安也算是匠城一脉的人,洪燃曾经是匠城的大师兄,即便现在离开了匠城,但是按照关系,吕安就应该叫一声师兄,而且洪燃对于这个师弟好像极为的看重,间接或者直接的帮过好几次了,之前在北境破境也是为了吕安!”

    “哦?还有这种关系,按你这么说,能让洪燃如此看重的人,天赋自然也应该是不俗吧?只不过现在就去找火精,是不是有点异想天开了?火精即便真的在日落炎山,但是光凭他一名六境就想去找火精,是不是有点想多了?”邢庄直接不屑的说道。

    沈琳摇了摇头,“别人不可能,但是这个人指不定真的有可能,他是日月宗的人!”

    日月宗三个字顿时让邢庄失去了一丝理智,表情瞬间暴怒,“日月宗!你确定?”

    邢庄的暴怒,瞬间让沈琳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虽然这个震怒来的快,但是去的也快,而且看邢庄的表情,这好像不是在生气,沈琳小心翼翼的询问道:“你怎么了?”

    邢庄也是意识到自己好像有点失态了,连忙摇了摇头,“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一个故人而已,那个人也是日月宗的人,只可惜,现在应该已经不在了吧?这种一脉单传的宗门,出现这个人,上一代多半已经不在了吧?”

    话虽然是猜测,但是看邢庄的表情,沈琳可是没看到这是猜测,给她的感觉就好像是百分百肯定的事情。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你指的那不会是吕安的那个师傅明白吧?”沈琳仿佛是猜到了什么?

    邢庄抬头笑了笑,表情是一副冷漠的笑容,然后摇了摇头,“实力没到之前,这种事情不准再问了,既然日月宗的人也在那里,那我要去帮他一次,尽可能的助他一次!不过现在跑到无炎沙漠,再跑回来还来得及吗?话说里面的那两只东西好像出了点问题,开始波动了!”

    沈琳颇为不屑的笑道:“不用你担心,我之前已经和他们说过了,而且他们也已经去过无炎沙漠了,如果连这点认可都得不到的话,那么这个人死了就是死了吧!”

    “哦?还有这种事情,那就好办了!我现在就出发,这个人我可不能让他死了!有些事情我的和他好好聊聊!”邢庄说完就直接转头准备离开。

    “那你的速度稍微快一点,不然我怕洪燃和吕安你可能只能救下一个了!”沈琳直接提醒了一句。

    这话顿时让邢庄后背一凉,转头看了一眼沈琳的眼神,立马点头离去。

    等到邢庄走后,沈琳直接将彭勇叫了进来,“几个事情,记一下!”

    彭勇立马去拿纸笔。

    “第一个,青山派未来可能会受到妖兽的联手抵制,消息来源邢庄,可靠性,待查,可深究,可利用。”

    “第二个,明白的消息,和西域有关联!”

    “第三个,无炎沙漠中那两只妖兽不太对劲,待查!首重!”

    “这三个消息直接发给肖无大人,让他尽快处理,这里面刚好有他感兴趣的事情,另外第一个消息同样发给秦旭!”

    最后那句话,彭勇没听清,直接反问道:“沈大人?我没听错吗?给秦旭?”

    沈琳点了点头,“没错,就是秦旭,这个消息我觉得他应该会感兴趣,有些事情燚火门不做,我们也会帮着他们做!”

    彭勇点了点头,只能点了点头,他初来乍到,这里面的一些勾当他好像还没弄清楚,自然不敢私下做决定,听这就行了。

    现在沈琳已经让他接触这种事情了,自然也算是开始信任他了,那么他就只能不会让沈琳失望,因为肖老已经和他打过招呼了,这个沈琳和寻常的那些人不同,西域也和其余四地不一样,这的地方要比其余四地更加的混乱,更加的危险。

    现在他终于明白这所谓的更加两字是什么意思了,地府在这里竟然算是一件公开的事情,而且看沈琳做的事情,逍遥阁还和地府在共享一些消息?他不知道这是从何时开始的?但是这个消息一旦说出去,逍遥阁的名声可是要受到很大的影响。

    这对他来说还是有点震惊的!

    不过他也不是普通人,转瞬之后,彭勇就直接消化了这个消息,已经算是习惯了。

    直接选择听从沈琳的做法,将两个消息传了出去。

    “大人,做好了!”彭勇极为认真的回复道。

    沈琳淡淡的嗯了一声,然后突然笑着问道:“你就一点都不惊讶?这个消息对于你来说,应该很惊讶才对?”

    彭勇点了点头,“嗯,如果是以前,我可能震的要等很多天,我才能消化过来,但是来到西域之后,我就觉得很正常了,因为肖老曾经提醒过我,这个地方和普通的地方不一样,可以算是五地之中最乱的地方,那么既然是最乱的地方,什么都可能会发生的吧?你说是吧?”

    沈琳点了点头,“不过我对你如此淡定,我还真的没有想到!”

    “嘿嘿,入乡随俗,嘿嘿!”彭勇笑呵呵的说道。

    沈琳也是笑了起来,被彭勇这话说笑了,“好一个入乡随俗!”

    彭勇突然尴尬的点了点头。

    “既然你也已经知道了这些,我和你说实话吧,这个并不是你想的那样,但是也和你想的差不多,秦旭这个人和我们之前想的那些人不一样,这个人虽然是地府的人,但是西域这块地方他并没有做过一些过分的事情,虽然可以说,西域现在如此平静,他起了很大的功劳,这就是秦旭在其中起到的作用。”沈琳平静的说道。

    彭勇一下子就坐直了甚至,他对沈琳的话感到了一丝费解,地府的人他了解不多,他只知道这个组织异常的神秘,神秘的让人感到一丝惊恐,而且现在所知道的情况,他们的所作所为自然也是每一个好的,所以对于地府这两字,他也是选择避而远之。

    但是现在沈琳一番话,让他对地府好像有了一些别样的理解。

    “我知道你对地府有点忌讳,但是在这里你大可不必,不知道的人自然不清楚他们是谁,知道的人自然也是清楚这些人到底在干什么,所以你不用太过烦恼。”沈琳再次说了这么一句话。

    彭勇嗯了两声,露出了一副极为认真的表情,然后直接说道:“既然如此,那需要我干什么吗?”

    “不用,暂时不需要做什么,不过吕安和洪燃的事情你可以稍微上心一下,接下来这一两天可是要发生大事情了!”沈琳突然冷笑着说道。

    突然这么说,彭勇直接露出了好奇的表情,“大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现在邢老已经赶过去了,即便青山派再蛮横,看在邢老的面子上,他们肯定不会太过分吧?”

    “你不懂!青山派本就和燚火门不对路,说实在,这些人燚火门衰弱的太厉害了,青山派反而在崛起,一个柳青就把那一辈的人全部都压了下去,燚火门的中青一辈人几乎没有什么能出头的人!也就这一辈稍微好一点,出了个辛火和虞宁,不过青山派那边也是不错,武正和武青这两人虽然人品不行,但是他们的年纪还小,天赋尚可,未来能达到何种程度,本来也是一个未知数,不过多半不会差到那里,现在突然死了一个,青山派自然是要震怒!所以他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沈琳淡淡的说道。

    彭勇再次紧张了起来,“难不成不惜要和燚火门正面硬刚一波不成?”

    “如果允许,我觉得他们会这么做!纸面上的实力他们可是不弱,现在出马的宗师就有三个,洪燃虽然很强,但是想要和身为八境的武功硬碰硬,可能还是有点差距的,另外两个宗师可都是不弱,尤其那个柳青,也算是一等一的高手,这么一对比,你觉得洪燃和柳青有胜算吗?”沈琳笑着问道。

    彭勇直接就急了,“大人,你都这么说了,那他们两个人哪里还有胜算?不是死路一条了吗?”

    “如果运气差,可能是这样吧,就看时间差的问题了!现在武功还没和他们汇合,洪燃的实力可是要比那两人厉害多了,如果洪燃足够狠,直接下狠手,直接将武莫或者柳青杀死一个,那不就有好戏看了吗?”沈琳突然笑着说道。

    彭勇嘴角直接哆嗦了起来,他这才刚来,怎么就碰到了这么多事情,而且一来就是大事情!这不是要把他吓死了!

    “大人,你这是在说笑吧!这要是真的是两个宗师,那西域岂不是要乱成一锅粥了,青山派岂不是肯定要大动干戈了吗?”彭勇直接慌乱的说道。

    沈琳点头,“没错,就是这个意思,现在就看洪燃会不会这么做了,武功和邢庄两个老的还没到,现在就只剩下了一帮小的,这段时间才是最重要的,就看这段时间内,这些人舍不舍得闹出点大的,一旦真的闹出了点大事情,那么接下来就是真正的好戏了!”

    看着沈琳脸上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彭勇突然有了那么点害怕,这个一直拿着算盘的女子,果然不是一个好糊弄的人!

    吕安五人终于爬上了山顶,身后的火禽鸟依然在那里格外愤怒的注视着,不过它们并没有敢上前,就这么在远处做着假象。

    站在山顶的林苍月直接哈哈大笑了起来,兽矛直指那些火禽鸟,直接大喊了起来,“有本事过来呀!信不信再让你们死一半?”

    吕安赶紧拉了拉林苍月,“你自己想死,也别拉着我们一起和你陪葬,你知道这些鸟的数量有多少吗?真要把它们给激怒了,这里可是它们的老巢,你觉得我们还有机会活下去吗?”

    林苍月也是立马轻咳两下,“这不是被它们弄得太憋屈了吗?让我发泄一下都不行呀!”

    “好不容易爬上来,我觉得我们还是想想接下来应该做些什么吧?”姜旭突然提醒了一句。

    这话直接将吕安的心思拉到了身后。

    随即转身看了过去,那个异常深邃安静的口子,虽然有着一丝亮光在那里不停闪烁,这让吕安的心直接加速跳动了起来。

    脑海中的阴火阳火直接剧烈响动了起来,下一刻,之前看到的那两只东西突然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一只浑身冒着红色阳火的朱雀,一只浑身冒着黑色阴火的灵猫,两只直接对着吕安发出了怒吼。

    然而下一秒,他就看到它们的脚下有一颗巨大的冒火的石头,那散发的纯白色火焰般的光芒让吕安心神剧震,他直接认出来了这东西是什么。

    “火精!我看到火精了!”吕安突然喃喃了一句。

    这话顿时让几人都是望了过来,所有人都激动了起来。

    “真的吗?这么说我们没来错地方!”孙铸直接大笑了起来。

    “你们看,这是什么东西?”林苍月突然指向了山下,那一团无比闪亮的青色让他们感到了一丝诧异,一股热浪直接从山下传了上来。

    众人直接面面相觑了起来。笔趣阁 www.Xbiqugew.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