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世子你又傲娇了 > 第570章 大结局(上)
    名王爷郁闷的回了自己的位置,视线看向自家那在左大人面前极尽谄媚的儿子,瞬间身子又是一抖。

    这样子,忒丢人,真是没法看了!

    “唉,这儿子当真是本王亲自教导出来的?”

    第一次,名王爷对自己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名王妃朝他翻了个白眼,“不是你教导的还能有谁?咱们儿子英俊又会办事,哪里不好了?”

    名王爷默了默,视线再次落到不远处露出大白牙的慕子琪身上,伸出右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得,爱咋地咋地吧。

    不一会儿,在木公公的一声吆喝下,圣上带着林贵妃走进了大殿。

    “皇上驾到——”

    “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大殿上的人,除去慕老王爷还悠哉悠哉的坐在位置上,其他人纷纷跪拜行礼。

    “众卿平身——”

    “谢皇上——”

    待众人落座之后,木公公说了几句开场白,中秋节的团圆夜这才刚刚开始。

    而除去大殿,在皇宫之中的其他地方,已经悄无声息的出现了一批批黑衣人,收割着大内禁军的性命。

    危险,接踵而至。

    在坐的,除去几个王爷大臣忧心忡忡之外,其他人该吃吃该喝喝,至少表面上还是很高兴的。

    慕老王爷则是和龙椅上的那位一样,淡定的一批。

    至于慕之辰......瞅瞅那不停的挥着筷子的小手,就知道他此刻没心没肺的心情。

    慕老王爷的视线落到他的身上,嘴角微微一抽。

    这孩子,是有多心大?

    他可是记得今日进宫前,将要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他,就是为了打小锻炼他宠辱不惊的心态。

    眼下看来......这效果是不是太好了点?

    他有点心虚啊。

    “咳咳,之辰,你怎么一点也不担心?是不是太过害怕了?”

    慕之辰一口糖醋排骨进了嘴,享受的眯起了一双黑亮的眼睛。

    “担心什么?阿辰相信皇叔和皇婶!”

    信心,就是这么莫名!

    慕老王爷“......”

    果然是熊孩子!

    下首,不知何时,惠郡王身边出现了一个侍卫,在众人说话的空档俯身,在他的耳边说了些什么。

    只见惠郡王那张阴沉的脸上,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整个人的气势都变得锋利了。

    在坐的几位王爷不动声色的将他的变化收入眼底,心底咯噔一声,生出了一个不好的预感。

    几人纷纷看向自己身后的侍卫,低声吩咐着什么。不多时,几个来自各府里的侍卫便消失在了大殿之上。

    一盏茶的功夫过后,他们还没有回来,几位王爷的脸色并不好看,彼此对视一眼脸色更加凝重了。

    事情不对劲,不对劲的让人心慌。

    大约一刻钟后,那几个侍卫还未回来,端坐在自己位置上的成王最先坐不住了。

    这位成王半辈子都在为太子府河慕子佩奔波,临了还选错了,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处在一个恐慌期。

    眼下见到惠郡王这个曾经的对手有异动,而其他人却是一脸的淡然,哪里还能不惊慌呢?

    “惠郡王!你到底做了什么!”

    这一声突如其来的质问太是时候了,话音刚落,大殿中间的舞女便停了下来,众人也纷纷看向他。

    木公公环顾一周,视线落在身侧的圣上身上,随即朝着那些舞女挥了挥手。

    大殿中间的十几人微微俯身,慢慢的退了出去。

    “成王,你说什么,皇弟我可是一个字都没听懂。”

    惠郡王胜券在握,此刻是最淡定的人了,一边喝酒一边回答着成王的话。

    那样子,似乎是对跳脚的成王很是满意。

    “你......你敢说我那侍卫的失踪跟你没关系吗!”

    “哦?皇兄的侍卫失踪了吗?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你那侍卫自己乱跑,怎么也要怪罪到我的头上呢?”

    成王见对方有恃无恐,狠狠的皱起了眉头,看向上首的皇帝。

    “父皇,您看看皇弟,在您面前竟然这般无状,这是大不孝,看来他对私自开采铁矿之事毫无悔过之心啊!”

    老皇帝坐在龙椅上,睿智的目光之中透着犀利,意味深长的开口。

    “依成王所见,惠郡王私开铁矿一事,该如何处置?”

    “这......这......”

    成王顿时词穷,摸不清自己的父皇到底是何意,不知该说还是不该说。

    惠郡王今日的动作有些莫名,他忽然意识到,今日和他对上十分不明智。

    万一他这个皇弟选择在今日动手,发生些什么,那自己不就是往火坑里跳吗?

    “如此大事哪里是儿臣说了算的,自然是由父皇做主。”

    老皇帝冷哼一声,瞥过了眼,看向不动如山的惠郡王。

    “上次在御书房便谈过,朕给了你三天,考虑的如何了?”

    语气威严,带着些许独属于天子的气势。

    惠郡王这才慢悠悠的从位置上起身,来到了大殿之上。

    “父皇,还是那句话,儿臣不过是开采了一些铁矿,用作封地上百姓农具的制作,何罪只有?”

    这,便是打死也不认罪了

    只不过几日前在御书房是战战兢兢,而眼下却是成了有恃无恐。

    “放肆!你封地上的百姓不过是几十万人,哪里用得了这么多铁质农具,难道是要人手一个不成!”

    老皇帝轻拍桌子,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响声,让在座的众人浑身打了一个机灵,跪在了地上。

    “圣上息怒!”

    大殿上,慕老王爷依旧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稳重如山,惠郡王站在原地未曾下跪,显得尤为突出。

    “哈哈哈哈,父皇,您当真是疼爱儿臣的吗?如此小事也要斤斤计较,怕是根本没想过要将那个位置交给儿臣吧!”

    “小事?你以为这是小事?你连那些被牵连的百姓都不放在眼里,连个封地之王都做不好,还期望什么更高的位置?”

    父子两人在这大殿之上唇枪舌战,地下跪了一地,就连上首的林贵妃也跪着瑟瑟发抖,深深的觉得今日的场景有点吓人。

    太吓人了!

    惠郡王这是疯了,还是有恃无恐?

    成王,名王和齐王几人则是想的比较多,随着两人的火力交涉心中的那股不安越来越强烈。

    答案自然是后者!

    自己身边那出去打探消息的侍卫,怕是已经身首异处,再也回不来了!

    惠郡王听到老皇帝教训的话语,默了默,冷笑起来。

    “父皇果然是将真心话给说出来了?百姓也只不过是个借口而已,您对我的宠爱原来都是假的,都是假的!”

    老皇帝见他毫无悔过之意,闭了闭眼睛,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惠郡王私自开采铁矿,欺君罔上,即日起贬为平民,涉案官员全部流放至北疆!”

    众人闻言一震,再一次低头,额头已经和地面的大理石来了个亲密接触。

    惠郡王哈哈一笑,目光带着一丝狠厉。

    “父皇,这里已经不是您说了算了,这怕是您下的最后一道命令了。”

    紧接着,他挥了挥右手,大殿之上便响起了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两队穿着封地铠甲的将士将众人包围了起来。

    “这......这是要干什么,惠郡王竟然如此大胆!”

    “今日怕是要血流成河了!”

    胆子小的朝臣以及后院家眷露出惊慌之色,低头小声的议论起来。

    顿时,大殿上乱成了一锅粥。

    “十七,这是你的意思?想要朕的这个位置?”

    老皇帝的目光从那些将士的身上移开,锐利的目光紧紧盯着惠郡王。

    “父皇,你不仁在先,别怪我这个做儿子的不孝!”

    “你打算如何跟天下人交代?”

    “交代?父皇年纪大了,众所周知。这个交代,不知父皇可是满意?”

    惠郡王将一双手背在身后,慢悠悠的在大殿上走了起来,享受着众人脸上的惶恐之色。

    众人见他是铁了心,身体抖得更加厉害了。

    过了今晚,他们这些人,还有命在?

    “父皇,儿臣之所以走到这一步,都是您逼的,儿臣也不愿意啊!”

    “十七,你未免也太过自信了,就凭着这几人,想要拿下朕的天下?”

    “自然不止这些人,整个皇宫都已经在儿臣的掌控之下,父皇,您是真的老了啊!”

    惠郡王再次挥了挥手。

    那边,大殿两侧站着的众位将士,纷纷抽出手中的刀剑,直至地上的众人。

    “完了,完了!惠郡王这是不打算留活口了!”

    慕之辰趁着众人的注意力放在中间那人身上,悄咪咪的凑到了慕老王爷的身边,双眼满是兴奋之色。

    “太爷爷,皇叔皇婶呢?”

    “你这小子,着急个什么劲儿?该出现的时候自然会出现。”

    慕之辰“......”

    “给我老实待着,你这小身板还不够人家塞牙缝的呢,怎么,还想打架啊?”

    老王爷一眼便看出了慕小呆的蠢蠢欲动。

    此时,大殿门口走进来一个身穿铠甲的侍卫,身上沾满了血迹,走向了惠郡王的身边。

    “主子,一切都处理好了。”

    惠郡王点头露出一个笑容,从他的手中接过了自己的宝剑。

    “如今皇宫已经在我的掌控之中,汴京城外有我十万大军。父皇,倘若您想让您的百姓少留点血,不妨签下让位书,将皇位传于我!”

    “百姓”二字咬的极重,像是讽刺一般。

    大殿上因为突然出现的这个侍卫,空气之中隐隐的飘散着血腥之气,让几个女眷失了风度吵闹起来。

    惠郡王阴狠的眼神便落到了那几人身上,“杀!”

    下一刻,将士的刀剑便落到了那几人身上。

    “啊——”

    随着几声尖锐的尖叫声,地上多了几具尸体,顿时血腥味更加浓重了。

    “住手!你这不肖子孙滥杀无辜,不配为我慕家人!”

    老皇帝气怒。

    “哈哈!父皇啊父皇,都到了这个时候了,您还是如此硬气,难道是算准了我会拿您没办法?”

    “休要猖狂!你以为你今日就能得逞吗?”

    “怎么,父皇还在等谁?凤寻吗?他的大军已经被我拦截在了五十里外,今日是进不了这汴京城了!”

    众人在这暴力之下瑟瑟发抖,不敢挪动丝毫,就连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生怕触怒了眼前掌握生杀大权的人。

    惠郡王的话音刚落,外面便响起了刀剑的碰撞声,伴随而来的还有闷哼声。

    “谁在外面?!”

    他身边的侍卫全身紧绷,已经感受到了空气之中那些不寻常的波动。

    对方,好像是高手!

    门口处传来的打斗声越来越密集,紧接着一个五十多人身穿铠甲的将士便被对方逼到了大殿边缘处。

    后退的这些将士,铠甲和大殿上用刀剑指着众位朝臣的那些人一模一样,赫然便是惠郡王的人。

    “这......这是大内禁军杀进来,救我们来啦?”

    名王爷小声嘟囔,双眼极力朝着门口看去。

    .。..笔趣阁 www.Xbiqugew.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