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禁忌师 > 刨第143章 刨墙
    叶祥飞再次惊醒,想睁开眼睛,然而这次,却说什么也睁不开了,就好像陷入了一个可怕的梦魇,身体完全不能动,他大声喊叫,用力摇头,然而实际上却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双眼半开半闭间,见到墙壁里面,慢慢的凸现出一张谋模糊的人脸……

    叶祥飞说,他当时不知哪来的劲,一下子就醒了,拼了命的叫喊着,连滚带爬的起来打开灯,再一看那墙壁上,却是什么都没有了。

    但是所有人都被他喊醒了,大家骂他半夜发什么癔症,他战战兢兢的说,墙上有人脸,结果大家围过来一看,什么都没有,还让寝室老大踹了好几脚,一顿臭骂。

    当然也有胆小的,吓的都睡不着了,不过这件事过去之后,叶祥飞却再也没发现过什么人脸,慢慢的,也就没往心里去,以为那只不过是自己的一个梦魇罢了。

    但是半个多月后,一天晚上他又发现了那个人脸。

    那天他睡的比较晚,洗了脚之后躺下,就准备闭上眼睛去跟周公约会,可就在这时,他刚刚合眼,耳边就听有人叫他的名字。

    “叶……祥……飞……”

    他当时嗷的一下,差点吓尿了,这声音阴森诡异,听着就像在很遥远的地方,但却又明显是在他的耳边,他坐起来再次把灯打开,那声音就缓缓的消失,但却留下了一串诡异的阴笑,在他的脑海中萦绕不去。

    从那之后,他就经常在半夜看见那个人脸,或者是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整个人都快吓的崩溃了,觉也不敢睡,上课也没精神,同寝的几个人也是让他吓的一个个疑神疑鬼,除了杨晨之外,那几个人都离他远远的,甚至早就有人偷偷去申请换寝室,只不过是学校没批罢了。

    一直到今天早晨,他好不容易又捱过了一个不眠之夜,于是一个人在寝室里蒙头大睡,心想这大白天的,总不会有什么问题了吧?

    可谁知这一觉睡下去,也可能是这么多天精神太过疲乏,躺下去很快就人事不省了,之后的事,就像是迷迷糊糊的做了一场梦,醒来后多少有点印象,但已经记不清了。

    叶祥飞讲完了他的经历,我的脑子里就浮出了两个疑问。

    一是315寝室如果真的有什么鬼怪作祟,为什么单单找上了他,难道只是因为他靠近那面墙?可如果这样的话,那么他的上铺还睡了一个人,为什么不找那个人?

    二是听他的描述,还有刚才的那一系列事件,我觉得他并不是被鬼上身了,原因很简单,被鬼上身的人,基本是不会记得鬼上身时候发生的事情,不可能像叶祥飞一样,还记得一些模糊的片段,就像是我给他那一拳,他就记得。

    那么,如果不是鬼上身,难道真的只是像老校医所说的,是他自己胡思乱想的,他只不过是在发癔症,或者说,妄想症,精神病?

    我思来想去,这件事,还是得等杨晨把寝室墙壁刨开之后,才能见分晓了。

    其实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用驱魂针,试探一下,如果叶祥飞体内有鬼魔邪灵,就能被驱赶出来,但我实在不知道这驱魂针该往哪下针了,想想还是算了,万一真把他扎傻了,那我可摊大事了。

    这天下午,阿龙颠颠的跑回来说,已经准备好刨墙的工具了,杨晨叫我们一起过去。

    当我们赶过去的时候,一屋子人都在,叶祥飞的床也挪开了,见我们都到齐了,于是锁了门,关了窗,杨晨带头,开始刨墙。

    说是刨墙,但他却先抄起了一把刷子,旁边有个水桶,他从兜里掏出个什么东西丢了进去,然后盯着水桶,稍等了大约一分钟左右,再把刷子蘸饱了水,开始在墙上用力刷了起来。

    阿龙在旁边嘀咕:“他这是刷墙啊,也不是刨墙……”

    不过我却看出了门道,他这是想把墙弄湿,墙皮软掉,然后铲掉墙皮。

    杨晨很快就把半边墙都涂湿了,不过说也奇怪,他的刷子上明明蘸满了水,但刷在墙上的时候,居然没有水流下来,就好像那水到了墙上,就迅速的渗透了进去似的。

    有人要上去帮忙,他也不用,涂了墙之后,又拿起一把锋利的铲刀,开始铲墙皮。

    我看的有点惊奇,他这不但工具专业,动作也很熟练,就像个多年的老瓦匠似的,一把铲刀上下翻飞,就见那墙皮软的就像烂泥似的,刷刷刷的跟下雪似的,大家都退开了几步,眼睁睁的看着杨晨一个人施展,只片刻的功夫,上面的一层墙皮就都被铲掉了。

    旁边一个人惊讶地说,这也太快了吧,我们家装修那次,也这么干过,但是洒了水怎么也得等一段时间才能湿透,他这个怎么直接就软了?

    没人回答他的问题,因为现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杨晨身上,就见他铲掉墙皮之后,露出了下面的砂浆层,不过很薄,而且这房子年深日久,砂浆层已经脱落,杨晨挥起铲刀,三下五除二的,把这砂浆层也给铲掉了,露出了下面的红砖。

    这回我也惊讶了,要知道,这砂浆层就是水泥啊,墙壁上涂的白灰可以轻松铲掉,怎么这水泥也软的跟豆腐似的?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了杨晨的身上,他抹了一把汗,把铲刀放在一旁,又拿起一个铁钎,一把橡胶锤子,在墙上找了个较大一点的缝隙,把铁钎塞了进去,然后抡起锤子,闷声闷气的砸了起来。

    也没见他用太大的力气,发出的声音也很小,橡胶锤子么,本身就是防止动静太大的,就见他接连砸了大约十几下,铁钎已经进去了一半左右,然后用锤子横向用力一砸铁钎,随后那块红砖就被撬了出来。

    杨晨伸手抓出那块红砖,用力一扳,红砖就下来了,他抓着红砖,回头对我们笑道:“怎么样,一点动静都没有吧?接下来的程序跟我刚才一样,你们谁来?让我歇一会。”

    有人自告奋勇上去了,从杨晨手里接过铁钎和锤子,按照他的方法,继续砸了起来。

    这一次的效率却要慢许多了,根本没有杨晨那么轻松自如,几个人轮番上阵,足足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才终于在墙上掏开了一米多的大洞。

    当然,只是掏了一半,因为墙壁另一侧就是厕所,要是掏开了,那上厕所可太方便了,学校也会很快就找上门来了。

    墙壁掏开了,正是叶祥飞所说的,看见人脸的那一片区域,我们几个围了过去,激动人心的时候即将到来。

    然而,这墙壁却是死心的,里面并没有什么空洞,一直在脑海里想象的,什么埋了骨头啊,血肉和泥啊,根本就没这些事,里面就是普普通通的红砖墙。

    我又怀疑有什么异物掺杂在里面,于是在墙壁里,甚至每块红砖上,都仔细的检查了一遍,而杨晨和我一样,也检查的很仔细,我不由纳闷,他也看得懂?

    结果,还是什么都没有。

    杨晨重新抄起了家伙事,对我们说,你们退后点,我继续扩大扩大范围。

    这一次他也发了狠,叮叮咚咚的又砸了半天,那面墙上的窟窿又大了许多,就在他砸到接近墙角的地方时,忽然铁钎发出一声空响,一块砖头竟然掉了下去。

    杨晨愣在了当场,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我更是立马蹲身下去,对他说:“快,把这里砸开!”

    刚才的情况已经说明了,这里有一处空洞。笔趣阁 www.Xbiqugew.Com 更新速度最快!